037章 信物(1 / 2)

小女子太过高兴,夸下海口,许李长风那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

孰料,李长风警惕的左右看了看,随即回到堂上坐下,端起茶杯一壁喝茶一壁漫不经心道:“我若要齐国,你也会给我么?”

紧随其后的媒卿愣了下,呆呆的看着李长风:“非得如此吗?”

李长风搁下茶杯,向她淡淡一笑:“这是我的夙愿。”

媒卿靠近一步,长裙浮动,擦了下李长风的膝盖,弱弱的语声:“为了我,别在打仗可以吗?”

这种讨好中兼有撒娇的小女儿姿态,哪个男人能承受得住呢,然李长风却不为所动,一只手扶着桌角,看着她问:“为了你?我缘何要为了你从而放弃多少年的夙愿呢?”

媒卿几乎不假思索道:“因为我喜欢你啊。”

李长风仍是那种不屑的神情,媒卿天真无邪的放肆的望着他,水眸干净得像碧蓝的天空,隐隐浮现一丝愁云,楚楚可怜,李长风扶着桌角的手忽地攥紧,紧紧地抠住桌角,半晌方松开,无所谓的一丝浅笑:“你喜欢我,我就可以为你放弃鸿鹄之志,假如我喜欢你,你会不会将齐国拱手予我呢?”

媒卿立即道:“如此,你更不该图谋取齐国,既然喜欢我,就为我放弃争斗好不好?”

李长风突然语凝,小女子何其狡诈,左右逢源,自己枉长人家十年春秋,自愧不如,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端起茶杯抿口茶:“还是书归正传吧,对于我的谏言,皇上应该会准奏,你做好准备,不日即送你离开尚京回齐国。”

媒卿有些失望的应了声,忽然想起什么,伸出双手看了看,从京城远赴鹰嘴关一路上都是女扮男装,未曾戴有手镯手钏等等物事,误入燕国,惊心动魄下,哪里有心事打扮自己,所以她现在唯一的可以用作信物的,只能是绾发的簪子,她抬手抽了出来,发髻随即散开,青丝如墨,披在双肩,她将簪子塞到李长风手中,道:“这个给你。”

李长风赶紧有些意外,举着簪子看了看,不过最普通的发簪,铜制,还是男人款式。

媒卿怕他不肯手下,忙说:“是礼物。”

信物与礼物,一字之差,意思却千差万别。

李长风掂了掂,没等说什么,媒卿唯恐他嫌弃,赶紧道:“没法子,而今我身无长物。”

李长风略微迟疑,然后将发簪收入袖袋:“也对,我总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白白救你。”

媒卿欣喜若狂,把他周身上下一顿打量,发现他腰间的玉佩,突然袭击,一把扯下,攥在手中,接着又藏到身后。

李长风微有些吃惊。

媒卿马上道:“常言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既然送了你礼物,你也该送我礼物不是么。”

李长风愕然:“你那簪子不过破铜烂铁,我这玉佩可是上好的羊脂玉。”

媒卿紧紧攥着玉佩:“你别这样说,礼物不分贵贱,主要体现的是心意,我对你的心意天地可鉴,即使一块破铜烂铁也重于泰山。”

堂堂的公主,这么厚脸皮!李长风无语,也就随着她了,发现两个人已经离题万里,忙言归正传,细细跟媒卿讲了自己的计划。

最新小说: 苏浅司墨寒 骆风棠杨若晴 烈焰燃情:帝少的重生娇妻宋伊人宫陌宸 步步情深:三爷的暖婚佳妻时初莫聿寒 施落卫琮曦 医妃妖娆:王爷独宠蓝妖妖夜绝影 锦绣农女种田忙杨若晴骆风棠 我穷得就剩下钱了陆羽巫清君陈婉蓉 慕雅静郁少谦 绝世萌妃不能惹蓝妖妖夜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