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章 隐私(1 / 1)

夜近二更,师徒二人皆有醉意。

胡人善饮,每饮必是烈酒,这与胡地的天气有关,莫轮山屏蔽了寒流,使得鹰嘴关以南的齐国冬无酷寒,却把极其恶劣的天气阻隔在胡地,燕国冬日长夏日短,春与秋更是蜻蜓点水般的,倏忽不见,胡人在这种极端恶劣的气候中打磨锤炼,无论男女个个彪悍,喝酒,几岁小童都不在话下。

师徒二人喝光了一坛子酒,不醉才怪,尹游仗着年轻,即便醉得满脸通红,也还是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穆剌就不成了,东倒西歪,长了舌头,也逢他心情不佳,是以更容易醉酒。

尹游见师父目光都直了,手脚更是不听使唤,忙过来搀扶:“师父,还是躺下歇着吧。”

醉酒的人分几种,有人喝醉愿意沉睡,有人喝醉格外清醒,亦或者该说是兴奋,穆剌属于后者,他睡不着,推开尹游的手:“再取酒来。”

尹游忙说:“不能再吃,师父当心身子。”

穆剌斜眼看了他一下:“我是神医,我救过无数人的性命,我会照顾不了自己的身子?去去,拿酒来。”

尹游心中得意,师父真是醉了,这么多年,可是首次听他自吹自擂标榜自己为神医,道了句“您稍候”,跑去厨房取酒了。

一坛子酒拿回,师徒二人继续推杯换盏,这时候的酒穆剌已然感觉不出酒味,入口如白水一般,他的舌头已经麻木。

两碗下肚,眼睛都睁不开,腹中更是放不下,膀胱处胀鼓鼓的,一骗腿,想下来炕,却一头栽倒,唬的尹游慌忙过来搀扶:“师父!”

胡地寒冷,以火炕做床,可比真正的床高出很多,所以穆剌这一摔可不清,也幸好他双手杵地,缓冲下,额头碰破了点皮。

尹游把他拖了起来弄到炕上躺下,想去取药箱为他包扎伤口,突然听穆剌自言自语道:“雁儿,爹对不住你。”

虽然舌头长了,话说得含糊不清,但尹游常陪伴他左右,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大约听见他说了什么,猜测师父所言对不住师妹,大概是指师妹负气出走的事,也没往心里去,转身去取药箱,匆匆出了房门。

本想从师父口中套出话来,吃光了一坛子酒,穆剌还是没说出关于媒卿的什么事来,尹游有些失望,去角落拿穆剌的药箱,为穆剌在伤口上撒了些金疮药,只是破了点皮,不必包扎,于是又给穆剌拉过被子盖好,他也醉得头昏脑涨,便回自己住处了。

一夜无话。

次日,媒卿起的早,昨晚握着玉佩,睡得格外踏实,心情好,早起过来给穆剌请安,这是她身为女儿分内的事。

门口唤了声,房内无人应答,还以为天气寒冷重帘阻隔穆剌没有听见,推门而入,又唤了声,仍旧无人回应,满心狐疑的进了里间,猜测穆剌这么早就去前头坐诊?突然,她脚下一滞,房中无人,那藏着密室的硕大书架却分开于两边。

她知道其中的秘密,迟疑下,转身即走,撞见别人的秘密,多半不会有好下场,这是她积累下来的经验。

十五岁,她得了齐皇圣旨,从长青宫回到皇宫,因为刚进宫,凡事都好奇,东跑西颠,东撞西撞,某天撞见三皇子李宣在花园同齐皇的宠姬瑛贵人调情,按说李宣是瑛贵人的晚生后辈,光天化日之下和自己父亲的女人打情骂俏,有辱斯文,非礼勿视,且郝嬷嬷跟媒卿说过,小孩子看见这种事是要长针眼的,吓得媒卿捂着眼睛转身想离开,慌乱下踩到了自己松开的宫绦,扑倒在地,摔痛,喊出声,也就给李宣和瑛贵人发现,瑛贵人落荒而逃,李宣却很镇定,过来她跟前,也没伸手搀扶,而是俯视着她问:“方才,你都看到什么了?”

媒卿疼得龇牙咧嘴,没好气道:“我看见一对野鸳鸯。”

李宣一惊,媒卿却指着旁边的水塘:“喏,那不是么。”

水塘中,一对鸳鸯浮游其上。

李宣松了口气,转身大步而去。

媒卿以为此事就此作罢,可谁知,那以后无论李宣还是瑛贵人,处处为难她,若非她还算机智,不知死了多少回。

还有一次,她听闻宫中有座藏经阁,里面供奉了很多远自天竺而来的佛家经典,非常珍贵,既然是珍贵之物,她焉能错过目睹,于是偷着跑去藏经阁。

宫中之人皆知,藏经阁有戍卫,媒卿还琢磨如何骗过戍卫的视线,可到了藏经阁,却发现庭中并无一人,且正殿的门并无落锁,她欣喜若狂,不做多想的推门而入,却听见里面有轻微的响动,之后是稀里哗啦一阵。

她以为是老鼠,过去存放经典的博古架上取了本在手,准备打老鼠用,轻手轻脚的绕过一排博古架,却与一人对上目光,是姜皇后,姜皇后身侧,是一个高大俊朗的戍卫。

她心里一惊,完了,又得长针眼,转身想走,听姜皇后喊道:“无礼,见了母后因何不拜!”

逃不掉了,媒卿唯有转回身来,嘻嘻一笑:“哎呀,是皇后啊,我还以为是菩萨像呢。”

随之又指着那个吓得脸色惨白的戍卫:“我还以为他是罗汉呢。”

这是藏经阁,供有佛菩萨之金身,姜皇后一贯金头银面奢华浓丽,所以她想以此蒙混过去,谁知姜皇后并不买账,冷脸看着她:“油腔滑调,看来你在宫外这些年,学了不少市井俗物,本宫来此不过是想找本经书回去抄写,以做功德,为皇上祈福。”

媒卿连忙附和:“皇后与父皇鹣鲽情深,佛菩萨一定会杯皇后的深情感动,从而保佑父皇身体康健。”

姜皇后懒得跟她多言,挥挥手:“你出去吧。”

那以后,姜皇后变本加厉,全方位无死角的向媒卿发难,也幸好媒卿够机灵,躲过一次又一次。

所以今天她再次撞见穆剌的秘密,觉着此地不宜久留,慌忙离开。

最新小说: 我们呼吸 只会普攻的你们弱爆了 那穿越时空的爱 来自星空的雪 我成了黑暗洛普斯 去他的火影梦 妮妮努力修仙 穿成流放抄家的小福星 画中的魔幻小镇 卫呼夫人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