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意外(1 / 2)

“叮~”

悦耳的电子音响起,电梯的金属拉门向两侧退开,一个令人窒息的房间扑面而来。

这里是图书馆的借阅部,穿越至今晴香还是头一次来到这里,不过与想象中宽敞、明亮的图书部不同,墙面上全部是高度直到顶棚的书架,一点宽敞的感觉也没有,给人一种沉甸甸的压迫感。

书架上摆满了书,收录的都是些主题沉重的书籍,和乡土历史有关的文献,OB寄赠的书籍……像这类的书籍有很多,所以比起图书室倒更像是藏书阁。

“你好,找一下雪夜山的县志。”晴香走到图书管理员面前冲他挥手。

管理员是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戴着土气的黑框眼镜,蓬乱的头发,暗哑的脸庞,一点也不亲切,全身都散发着令人倒退一步的气息。

“这就是传说中的阴郁男吧?”晴香在心里给他贴了个标签。

“县志有很多,你要哪一年的?”管理员头也不抬地说。

“那个~如果不麻烦的话,能让我看看所有的吗?”

“全部的县志?”管理员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那可不少啊,能说说做什么用吗?”

“就是想查点资料。”晴香含糊其辞。

不过她没说谎,事实上晴香来图书馆就是为了查资料的——查那具六角石棺的资料。

她要了解对手。

每一个灵——强大也好,弱小也罢,只要是灵,就有它的过去。

了解它的过去,就能找到它的弱点,只要正确利用,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弱小的驱魔师降服强大怨灵的先例。

“查资料啊……”

管理员露出了若有所思的样子,但最终还是没再多问,起身离开了座位,再回来时,手里已经多了厚厚的一叠文书。

“都在那里了,自己慢慢看吧。”

“……谢谢。”

※※※

四个小时后。

晴香合上书册,长长伸了个懒腰。

雪夜山这座小城虽然不大,但历史悠久,资料多如牛毛,查起来很麻烦,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连续四小时的奋战虽然把她累的腰酸背疼,但总算发现了重要的线索:

深田家买下的那块空地,在黑船时代本是本地守护代黑田的官邸。

黑田有一个女儿,生的非常美丽,黑田打算将她许配给近畿的大名,换取晋身之阶,谁知女儿居然和一个农户的儿子好上了。

身为公家,黑田自然不能容忍这种莫名其妙的女婿,更不容许有人破坏他的仕途,极力阻止二人交往,年轻的恋人见前途无望,于是双双跳湖殉情。这件事在当时轰动一时,那片湖也因此得名“悲恋湖”——成为爱情圣地而被载入县志。

“真狗血。”

晴香看到这里忍不住撇了撇嘴。

不过这个故事还有后续:黑田得知消息后震怒非常,于是请来了西洋炼金术士打造了这口六角石棺,把农户的儿子装敛进去——这口石棺能束缚人的灵魂,石棺里的灵将永远不能去往极乐世界,他又命人将石棺埋入官邸的般若鬼像脚下,这样棺中之人连阴世也去不了,只能永远在痛苦与彷徨之中徘徊。

世事变幻,沧海桑田,如今官邸早已在幕末动乱中付之一炬,般若鬼像也不知到哪里去了,只有那个被石棺困住的地缚灵还在地下不断煎熬,直到被工人们挖出来。

“这样,就清楚了。”

晴香把县志归还管理处,发出小小的“哈啊”的吐气声,心里渐渐有了主意。

※※※

从图书馆出来,铁青色的天空一片黑沉,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已经这么晚了呐~”

不知不觉在图书馆里呆了一整天,晴香感觉自己全身都散发着古籍的书卷气……才没有,现在她只想回家美美地睡上一觉。

驱魔什么的倒不急于一时,既然已经有了办法,那么怎么让收益最大化,才是如今的当务之急。

5万元支票说多不多,晴香更看重的还是深田家本身,那毕竟雪夜山三名门,所谓放长线钓大鱼,如何利用一次除秽把它牢牢绑在自己的身边,打破浅露寺垄断雪夜山驱魔市场的局面,这才是真正根本性的问题。

晴香仔细想过了,自己之所以一开始被惠的嫂子嫌弃,除了年龄的因素,只怕更大的原因还在另一个方面。

卖相!

人家浅露寺一出场,禅杖袈裟,金钵玉珠,水陆道场,吹拉弹唱。那些和尚也是个个人高马大。

站如松,坐如钟,往前那么一站就好像男模在站台风。

再看看领头的那个呢?

方面阔耳,虎背熊腰,形象堪比怒目金刚,一根禅杖耍得虎虎生风,场面好像一部武侠剧。

嘛,虽然这些都没什么阮用,真正核心的在于心经佛咒,但俗话说的好,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换了你,会不会油然而生一股“好厉害”的感觉?

再看看自己的出场呢?

黑长直,姬发式,超短裙,校服,隐性**,高岭之花……根本就是画满萌记号的动漫少女嘛,可以“嘤嘤嘤”,可以“啪啪啪”,但说到驱魔除秽……

最新小说: 硅墟 从scp成为至高神序 全球轮回我真不是攻略之神 世界最强天赋树 重生之超级陨石 星落天渊 末世重生之游戏空间 在港综世界开始签到 港综世界当大佬 我在地狱中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