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之文豪驸马 > 第一卷 第二章 疑虑

第一卷 第二章 疑虑(1 / 1)

第二章疑虑

一晃一个月如白驹过隙般就过去了,这段时间的李旦,其实已经将伤养好得差不多了,脑袋上的伤口已愈合。

就在昏过去的那一个时辰中,李旦吸收并吞噬了原本长孙淹的灵魂,也吸收了长孙淹灵魂中所带的部分记忆。也让他明白了,原来自己已经不在罗布泊那死亡之海中了,于是类似于自己看过的很多穿越文中一样灵魂穿越到了大唐。

那位彭教授是不是也是如此,不知道是穿越到哪个时空。想起罗布泊双鱼玉佩的传说,这让李旦不由得在心底这样猜测。自己附身于长孙淹的身体中,已经永远回不去了,要与母亲哥姐永别了,毕竟相差了一千多年呢。

自己在21世纪家里年迈的母亲,还有哥哥姐姐侄子外甥,长孙淹不由悲从中来,不知道母亲他们会不会想我,那个罗布泊中的躯体应该已被沙尘掩埋了,等到若干年后,会出现罗布泊现一具干尸的新闻吧。该死的,为何自己突然心血来潮,想要去罗布泊那个鬼地方,难道是天意弄人?

面对这个似是而非的时空,长孙淹吸收了所有记忆后,感到疑惑。喜欢历史的他曾看过一些史料,这得归结于一个特别好的朋友,那个朋友非常痴迷汉唐明这三朝历史,经常和他讲起,所以他记得很清楚,长孙无忌现在应该有了6个儿子才对,但现在长孙淹记忆中只剩下大哥长孙冲还在,自己排行老四,今年10岁。其它二哥长孙涣、三哥长孙濬、五弟长孙温及六弟长孙澹,都不见了,二哥长孙涣、三哥长孙濬分别于5岁和2岁时差不多同一年病死。

历史上二哥长孙涣获封上党郡公、三哥长孙濬获封安康县伯的呀,怎么就都死了呢。还有后面的弟弟妹妹们也都不见了,史实上记载了长孙无忌有12个儿子的啊,一下不见了10个,任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难道这里是一个经常在中外电影或者小说中所说的所谓平行世界?

可是那也不对呀,房谋杜断、李靖等这些人都在啊,看他们从以往所有经历,都如历史所述一样啊,为什么好像单单只修改了齐国公府里面的人呢。

长孙淹一如以往一样,双眼空洞的坐在西院的秋千上发着呆,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了。开始的时候,高氏和长孙无忌还有大哥长孙冲以为长孙淹脑子出了什么问题,一度大张旗鼓的请了好些人来给诊治。在李旦放下心中愁思后,李旦向家入人们清楚明了的说了一些府中过往事情后,才打消了府上亲人的担心。

但府上的侍女和家丁们,还是觉得少爷变了,变得没有了脾气,也平易近人了,之前的长孙淹因为父母的娇纵,对府上下人非打即骂,现在不打骂了,甚至在一次侍女因不小心将水倒在了少爷的身上,吓得那个侍女跪下不停求饶,其它下人认为这下有人要被打死了的恐惧中,长孙淹笑了笑,还扶起了那个侍女,说没关系,下次小心点就好了。

长孙淹的改变是下人们乐意见到的,这也让仆役们对这位全新的四少爷,少了惧怕,多了些亲近。

长孙淹怎么也想不明白,只好放弃了这无谓的思虑。算了,就这样吧,最起码现在富足的生活是之前的李旦一直羡慕着的,之前的穷屌丝如今逆袭成了少爷,而且还是长孙府的少爷。

想到日后的长孙无忌,获封赵国公,名列凌烟阁功臣第一,当朝宰辅这些高贵之极的身份来说,另还有关陇世家长孙家家主的豪门来说,已经是荣贵之极了。但是又想起后来长孙无忌被唐高宗贬往黔州即现在的重庆,后惨死于那的惨状来说,又觉得不是那么幸运了。

管他呢,过一天是一天了,再说了,有我李旦顶替了长孙淹的灵魂,李旦自恋的想到,有我这个预知历史和先知一样的人在,长孙府想不发达都难啊。

到时候啊,娶上个公主,当一个逍遥的郡公啥的也不错啊。至于将来要面对的问题,将来再说,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

长孙淹很确定,长孙府因为他的到来,将长盛不衰才对。

但是,我走哪个方向呢?家里大哥长孙冲肯定是走官场的,要不,我走武将路线?马上,他又摇了摇头,如果长孙府两个儿子将文官武将都把持住,那皇帝李世民会怎么想。肯定打压长孙府,再说了,现在的李世民在历史上可是被称为千古一帝啊,自己这个来自后世的小虾米怎么和他斗,算了,太危险。

长孙淹想到后世在网络小说中看到的各种诗词,还有自己曾经一直来痴迷的诗词来说,也许当一个文人也不错,当长孙淹站在了文人的最高点,就像孔子或者山东世家一样,就算是皇帝也会投鼠忌器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穿越后吞噬了原长孙淹的灵魂的原故,后世李旦曾看过的诗文或者其它如三国演义等能够一字不漏的背下来。想到这里,长孙淹不由得笑了起来,笑得很淫荡也很是猥琐,嘿嘿,什么诗仙、诗圣、诗鬼之类的,通通在我这见鬼去吧,希望将来的你们不要怪我哦,我也是迫不得已啊。府里下人经过时,看到长孙淹不由得又摇了摇头,这个四少爷又发癔症了。

其它的先不去想了,先解决眼前吧。字的问题,在21世纪,早就实行了简化字,唐代却是繁体字,还有和后世所流传的不同。李旦虽然也喜欢古文,甚至为了清楚了解繁体字的结构,特意去买了一个大部头《繁体字典》,日夜观摩,但对不对有待考证啊。

另外还有说话的问题,做为21世纪的人,讲的所谓普通话同样是更改后的,也就是近古音。与现所在的唐朝语言并不相同,按21世纪专家所说,唐朝用的是中古音,类似于客家话之类的。但因吞噬了原长孙淹灵魂的原故,语言当然也继承了下来。语言自己不用担心,最难的还是字,原本的长孙淹不学无术,虽然已启蒙,但连论语都没学全,其它的还是要自己自力更生地去熟悉四书五经。

幸好自己因为灵魂足够强大,有了过目不忘这一利器,但也是要学才行的。唉,想当个文化人也任重而道远啊,长孙淹不由哀叹。

为了不让人起疑,李旦一如之前长孙淹时一样,每日早晚的请安可不敢断,之前的长孙淹虽然不学无术,但孝道却是不敢扔的,大唐及后世都以孝治天下,自然也没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其它的时间李旦都在看书,自己一笔一划的对着描,有些字的笔划实在是太多了,让人很受伤,李旦认为会认会读不会写,同样白搭。

前世的李旦喜欢书法,甚至还在工作之余,报了个网课,买来字贴,学习过很长时间的书法,写得算好的,字也算是人的另一张脸或者说名片了。不像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很多的人因为电脑的普及,字都不会写了,那是一种悲哀。字作为文化的载体,对文化是有着象征性的辨识度的,大唐这尤为如此。

房门外,走进一位年约十四五岁的女孩,清纯靓丽,高挑的身材显得亭亭玉立,比之李旦所看到的所谓校花还美丽几分。女孩手上端着药碗,“少爷,该吃药了。”

“能不能不吃?商量下,怎么样?我的好苹儿。”李旦苦起了脸,不是李旦矫情,实在是太苦了,难以咽下。

苹儿红着脸,坚决地摇了下头,把药放在了李旦的面前,眼睛看着李旦,有种不容拒绝的坚持。

李旦无奈了,自己每次都会败在那双水灵的大眼睛面前,不得不乖乖就范。不单单是因为自己母亲高氏的嘱咐,还有一个原因,苹儿是李旦来到这个时代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一眼便惊艳了李旦的眼睛。

端起碗,李旦认命般倒进了嘴里,囫囵吞枣般一饮而尽,苦,很苦,非常苦,一把抓过苹儿拿来的糖,快速的塞进了嘴里,总算是活过来了。

“我还要吃多久这样的药?”李旦希望这样的日子早点结束为好,否则自己可能成为人类有史以来第一个被药苦死的人了。

“上次我听王医正和夫人的谈话,算下来,应该还有半月左右。”

“还有半月啊?我命真苦啊!”

苹儿见少爷又在搞怪了,捂住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但露出外面的如花笑靥,让李旦白了眼,“笑,就知道笑,也不知道理谅下你家少爷,那可是真的苦啊。”

苹儿止住笑声,听李旦的叫苦声中点了点头,自己曾偷偷喝了一口,苦得自己那天都少吃了一碗饭,嘴里满是苦味,都快吃不到别的味道了。谁让少爷总喊苦,引起了自己的好奇心才去尝尝味的,少爷是坏人。

最新小说: 大唐小闲王 北虞侯 从海贼开始游荡诸天的幽灵船 大魏最强驸马爷 云花册 袁阀 我只能和S级女神谈恋爱 那位大佬她穿越了 猎户家有美娇娘 活在崩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