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之文豪驸马 > 第六章 第一场雪

第六章 第一场雪(1 / 1)

第六章第一场雪

十月的长安,天空中飘着雪白的雪花,李旦站在书房外的屋檐下望着天空发着呆。这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李旦忽然很怀念曾经在前世所经历的那些冬天,虽然这里的天比那蓝,空气因为没有尾气及其它废气的污染比那清新得多。

一阵夹杂着雪花的冷风迎面向李旦吹来,不由打了个冷颤,这天也太冷了,只有大概零下一度左右,李旦很怀念穿着羽绒服的日子,虽然这在那个时代人们已经习已为常的事物,在这个时代是多么奢侈的愿望。

李旦感觉肩膀上多了一些重量,一件皮裘披在了身上,耳边传来苹儿的声音,“少爷,多披件衣服吧,当心受凉。”

望着只比自己在大二岁的苹儿那冻得通红仍显稚嫩的脸庞,忽然感觉秀丽逼人,李旦想到,也许这个时代生活也不错,有爱自己的父母,有苹儿还有柳儿这样的佳丽相伴,还是不错的。

在前世,这样的场景只能在梦里想想,因为穷,所以自己一直单着,需要不停的为生存奔波,曾经,李旦一年都没有休息过一天,只是机械般的重复着一天天的不断轮回般的工作,但口袋中依旧羞涩,所以也便没有人爱,也不敢去爱。苦笑了声,也算李旦自己的自嘲吧。

“苹儿,帮我把大管家叫来下。”

“是,少爷。”温柔地望着走向院门去叫管家的苹儿背影,感觉到一抹前世曾经未理会到的来自己异性的关心。

相处的这三四个月来,苹儿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按照这个时代的说法,长大后苹儿如无意外将是陪伴自己一生的人,嫁不了人,只能给李旦作妾的那种。李旦也习惯了自己身边有苹儿陪伴的日子,无法想象身边没有苹儿的陪伴,李旦自己可能衣服都穿不好。

谁让唐装这么难穿呢,现在所穿的唐装与电视上图片中所谓的唐服完全不同,连细节都不一样。曾以,刚来到大唐的李旦,不好意思也不习惯在异性面前赤身,想自己穿衣服,却无论怎么穿都不能穿上,费力的穿上了,还被母亲狠骂一通,不合规制。唐朝很重视礼节,衣服的穿法细节在人们看来都理现出一个人的教养与家教,从此,李旦再没有自己独自穿过衣服,都是苹儿帮他穿,再后来有时候是柳儿帮他穿。

母亲把柳儿派过来的潜意识,母亲也跟他讲过,跟苹儿一样,母亲高氏也不管幼小的李旦是否能够理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吧,也只能在心底这样的安慰自己。当然,李旦自己心底其实还带着窃喜,前世的自己如何能够享受到这样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贵族生活呢。

“公子,不知道有何话吩咐老奴?”管家长孙云躬身询问。

“云叔,说过很多次了,不要自称老奴,你也是家里几十年的老人了,家父与家母早就把你当成了家人,太爷在世时,你就到了长孙家。还有啊,不要叫我公子,还是叫我少爷吧。”李旦无奈的劝解,这个云叔啊,自己说过很多次了,有一次自己知道长孙云管家的来历后,曾向母亲进言,让长孙云解除奴籍恢复自由身,母亲大人也答应了,但告诉长孙云时却被拒绝。

按他的说法,自己这条命都是长孙家太爷所救的,自己就是长孙家的人,难道公子要把老奴赶走吗?李旦解释后却仍被拒绝。李旦无奈,只能感叹这个世界人们的纯朴。

长孙云心里感动不已,但仍躬身答,“是少爷。”

李旦摇了摇头,放下这个无结果的语言。“云叔,你抽时间去下东西两市,帮我找些东西,我列了个清单给你,尽量帮我找下,找到了一种便立刻通知我。”李旦于是拿出自己随着带着的写有一些名称的绢布交给管家手里。

“是,少爷,老奴马上安排。”转身便唤过两名仆役,长孙云觉得自己还是亲自去下长安,无论如何也要把公子交待的东西找到,再多的代价也再所不惜。

这段时间,长孙云已充分感受到了李旦的神奇,从纸到桌椅,无不让长孙云感到惊异叹服,而且,这些公子制作出来的东西现在已经在长安流传开来,作为出处的长孙家早就瞄准机会狠赚了一笔。

目前看来,还将来会是一个长久的生意,当初公子在知道了事情的原因后,提出商标的做法,更是让长安流行了一句话,长孙出品,必属精品,虽然市场上早就有了仿制的东西出现,但对长孙家的买卖却一点都没有任何影响,人们仍然只相信长孙家,完全突出了商标的商业价值。这更是让长孙云佩服得五体投地,甚至于崇敬不已。

交给管家的绢布上的清单,有李旦觉得可以找到的东西,因为现在唐朝市面中出现的东西市商人中,有不少自西而来的域外商人,有些东西说不定这些商人真的见过,甚至可能这些商人家乡就有的东西,只是唐朝这个大地上没人知道而已。

清单中有白叠子,也就是棉花;有花生;有土豆等。如果能找到这些东西,明年的冬天李旦就不用这么难过了,有了棉花种子自己就能种出棉花,正处西北的长安也是可以种出这种东西的,种出来后自己可以做成棉被和棉衣,自己也能过一个暖和的冬天了,不用像寒号鸟一样的缩在家里烤着木炭,还要时间防着一氧化碳中毒,深怕自己哪一天睡梦中就去见了阎王爷了。希望能找到吧,李旦在心里这样期望。

忽然间,李旦想去工坊那边去看看。看看这么冷的天气里,工坊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前段时间天气低至零下后,李旦就让人停了造纸坊,让人在这么底的气温下还将工匠的手泡在水里,李旦做不出来也放心不下,生怕冻坏了哪个人,现在家里工匠因一系列东西的制作过程中用顺手了,李旦也不想换人了,更懒得再去找人挑人。

转过十多分种的回廊,来到别院西北角的工匠区域。这里工匠们虽然已经停了造纸,但一些家具什么的可以在屋内制作出来的东西,仍然在不停的制作中。

李旦找到了工匠头老王头,这个老王头已经在家里呆了四十多年了,现在孙子儿子也跟着他一起学了木匠,也在家里的工枋内做工。找到老王头的时候,他正常指挥着孙子做一把太师椅,当然这种太师椅也是李旦给出的图纸。

“少爷,您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东西需要做吗?我这就给你做。”老王头见了李旦急忙站起身来见礼。

李旦摇了摇手,止住了老王头的行礼。“做一个小东西,这是图纸。”李旦递给老王头一张图纸,是曲辕犁。

“这个不急,是一种家具,只要在春耕前做出来就行,不用赶工期。”老王头接过图纸,照旧没有尺寸,只是给了一个立体图,老王头早就已经习惯了李旦的这种画图方式。

低下头看着这张图纸,一会,老王头抬头惊异的看着李旦,“少爷,这是犁?怎么是弯的?单驾的?”老王头不愧是老木匠,一照眼便认出是一种农具,且照样式判断出用处,根据经验作出单人操作的揣测。

“是的,我根据汉时古本改良后设计出来的,你把他做出来,争取明年春耕能用到,这样的话也省了不少人工,庄子上的人也不用那么累,效率也比现在所用的双牛犁会好用得多,单牛就可以了。”老王听李旦说完,手不禁激动得抖了起来,作为农民的老王头,家里也租了十亩左右的田地自己耕种,见到这种犁如何能忍耐得住不激动呢。而且,少爷将如此重要的工具交给他制作,也代表着主家的信任。

其实,李旦并没有想太多,这种犁在前世,千年后的现代,再就被机械耕田所代替,并不明白这种划时代的农具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再说了,老王头作为卖身至长孙家的人,也不怕他泄漏出去。

旁边忽然伸过一支手,春葱般手从老王头手上夺去,是跟过来找李旦的苹儿在身后听到他们间的谈话,便夺了过来。苹儿早得了夫人的吩咐,之前家里交到长安长孙府去的家具和纸的时候,夫人就把苹儿交待,必须帮忙看住公子,公子的一片纸都不能流出长孙府别院,连上次那篇《伤仲永》都被苹儿从石匠那么要了回来并收藏了起来。

“少爷,今后这样的图纸之类的东西交给苹儿就好了,这么冷的天气,少爷还是回屋烤火吧,别受凉了。这里我来安排就是了。”

李旦当然也知道苹儿这么做的原因,也曾受到母要高氏的警告,但李理并没有当回事,认为这样的东西自己多的事,再说,这些东西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不值得如此大惊小怪,只是李旦不想反对母亲大人的安排而选择了沉默。李旦摇摇头,只得回到书房继续练自己的字去了。

最新小说: 从海贼开始游荡诸天的幽灵船 那位大佬她穿越了 大魏最强驸马爷 大唐小闲王 我只能和S级女神谈恋爱 猎户家有美娇娘 袁阀 北虞侯 活在崩坏世界 云花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