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之文豪驸马 > 第一卷 第十七章 偶遇高阳

第一卷 第十七章 偶遇高阳(1 / 1)

第一卷第十七章偶遇高阳

这一日,李旦在府中看了会书,又练了会字,便没有了心情。觉得烦闷的李旦,叫上苹儿,让苹儿换上男装,出去逛逛长安。自己来到这个时代还没有好好的看过长安城,今天去走走看看,权当散心了。李旦带着苹儿直奔西市而去。

西市,位于皇城外的西南部。唐长安的西市跟里坊一样,四周皆有高大的围墙,宋敏求《长安志》等记载其规模相当庞大,每个市约占2个坊的面积,市内有4条大街,围墙四面各有2个门,这在对西市遗址进行全面勘察与测量时得到证实。“作为长安城乃至全国最主要的市场,西市进行的是封闭式的集中交易,也就是将若干个同类的商品聚集起来,以'肆'(或相当的'行'、'店')为单位组成的,市内设有专门的管理机构--市局和平准局。交易区也都是集中在一个四面有墙、开设市门的较为封闭的场所。

西市距离唐长安丝绸之中路起点开远门较近,周围坊里居住有不少外商,从而成为一个国际性的贸易市场。这里有来自中亚、南亚、东南亚及高丽、百济、新罗、日本等各国各地区的商人,其中尤以中亚与波斯(今伊朗)、大食(今阿拉伯)的“胡商”最多,他们多侨居于西市或西市附近一些坊里。这些外国的客商以带来的香料、药物卖给中国官僚,再从中国买回珠宝、丝织品和瓷器等。因此,西市中有许多外国商人开设的店铺,如波斯邸、珠宝店、货栈、酒肆等。其中许多西域姑娘为之歌舞侍酒的胡姬酒肆,则时有少年光顾。故李白《少年行》就有“五陵少年金市东”,“笑入胡姬酒肆中”的诗句。

看着摩肩而过的行人,其中不乏一些金发碧眼人士,还有一些服装与大唐穿着大异的番邦人士,望着繁华的西市,李旦才感觉到一点大唐萌牙的商业中生气勃勃的气象。苹儿跟在自己家少爷身边,心情大是雀跃,在各个店内进进出出,原本是陪李旦出来散心的,现在倒让李旦有了陪别人逛街的感觉。算了,反正也从未陪着苹儿好好的逛过什么,早知道这样的话,应该出来的时候叫上柳儿,一个陪也是陪,不如两个一起,反正这两个人李旦并未打算放她们离开另嫁,这是要陪自己一生的人。

走着走着,前方传来吵闹声,李旦一看不由乐了,有乐子看,抱着看热闹的心情,叫过逛得正欢的苹儿并护着苹儿向前挤去。很快,李旦与苹儿一起来到了看热闹的人们围成的圈子外围。

只见中心两个公子样的人,带着二个护卫正与另一帮十个明显是那种市井泼皮们对峙着,泼皮们中心围着一个公子模样的人,细皮嫩脸的,长得有点俊俏,但李旦看出其脸色苍白,脚步虚浮,一看就是那种被酒色淘空的富二代式的人物,李旦不认识。

苹儿看着那两个带着护卫的一大一小的两位公子,在李旦耳边小声说道:“那两个公子应该是女扮男装的,而且好像有点面熟,记得好像是在哪见过,但却想不起来。”

李旦听了苹儿所说,定睛朝那两个公子装扮的人看去,瞧了瞧喉结,没有,再看了看胸前,明显区别于男人的胸膛。有趣,碰上了两个西贝货。

再定睛看向那个大一点的公子,许久才恍然,原来是自己表姐长乐公主,那另一个是谁,莫不是高阳,应该是没错了。李旦几个月前在去皇宫给皇后姑姑拜年的时候见过,还有些许印象。如果是熟人,那是要帮忙看着点,可不能让其吃了亏。

看了半天,听着两方间的争吵声和周围人的谈论声,李旦大致明白了原尾。

那个泼皮围着的公子是一家绸缎庄老板的儿子,姓王,好像还是太原王氏的人。这位王公子好像也看出了这两位是个西贝货,于是对高阳扮的公子起了色心,虽被高阳的护卫见机所阻,但对于心高气傲的高阳来说,可吃不了这个亏,于是不依不饶的对峙了起来。

李旦听到这里,举起手,向后招了招。李旦知道自己出来的时候,管家长孙仁肯定派了护卫跟着自己的。

身后原本躲在后面人群中的护卫,时刻在注意着李旦的周围。见李旦招手,快步向前来到李旦身旁。

这次出来的人有五个,还有其它五个隐在了人群中。看到出来的几个家中护卫,笑了,还是自己认识的,就是那批与自己一起在别院内训练的人,五人的话算是一个小队了。

这些人曾经在别院和李旦一起训练时,为了提高护卫们的技击能力,李旦根据后世的军体拳教给了护卫们,这还是自己前世军训时请了教官几次客,才在那位曾经做过特种兵的教官手中学到的。这十来个泼皮,都不用出五个人,就算一个对付这些人也绰绰有余,自己训练的时候可都是实战,拳拳到肉的那种,为了把这些护卫们训练出来,当时可吃了不少苦头。

交待了领头的护卫一个叫阿牛的人一声,让其派两个人将这些泼皮都处理了,每人至少断其一手即可,别打死了,其它不论,听我手势行事。

正在这时,可能那位王公子也觉得被人群围着,有点不耐烦了,朝身前指了指,众泼皮马上一拥而上,将高阳他们四个人围在了其中,这是要下手开打了。

李旦打出一个进功的手势,阿牛与另一人排开围观的人群向前走去。

王公子见到走来的阿牛两人,喝斥道:“王氏人办事,无关人等走开,否则死活不论。”

而对如此大言不惭的警告,阿牛也有点恼怒,与另一人对视了眼,眼中都冒出一丝凶光。阿年也懒得废话,既然少爷说要这些人至少一只手,自己下手轻了可不行。阿牛与另一人忽然加速向这些泼皮冲去,招呼也懒得打了,直接下重手一个个打过去,不到一息,十个原本叫嚣着的泼皮都倒在了地上,且全部都晕了过去,每个人的右手关节都已变形扭曲,明显已被打断。

王公子被这两个人的凶悍吓得倒退了几步,正想转身就逃,但却被阿牛两人一前一后的夹在其中,弄得王公子动都不敢动,生怕自己也和地上的人一样被打成那个模样。

长乐与高阳两人也诧异的望着阿牛两人,高阳带来的二个侍卫急忙紧张的把高阳两人护在身后,生怕这两个恐怖的人,也对他们动手。刚才他们可是看到,就两个人一息之间让十个人倒地并且打断手,好像仍有余力,自己二人可做不到,就算没有高阳公主这两个拖油瓶,自己两人也不会是那二人中任何一人的对手。

李旦见状况已被控制,才施施然的从人群中带着苹儿走了出来。

李旦走到那个王公子面前,带着微冷的笑意问道,“王公子,刚才你是用哪支手去碰的,说说看。”

王公子紧张的望着走出来的李旦,梗着脖子说道:“我是太原王氏的人,你能把我怎么样?告诉你又怎样,我是右手碰的,如何?”

“哦,如何,你很快就知道答案了。”微笑着的李旦蓦然出手,先是一拳打在那位王公子的小腹上,再一肘撞击在下巴上,经典的组合拳,将王公子打得离地一米左右摔倒在地,昏了过去。

阿牛在看到李旦熟悉的笑意的时候,已经在心里为这位王公子默哀了,上一次看到的时候,李旦将一头牛一拳打死,只因这头牛失控将一个护卫撞成重伤。至今想起都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一头牛都被一拳打死,更何况人。

李旦望着倒地的王公子,慢步上前,抬起脚将王公子的右手直接踩断,又对着王公子的胯下踹去,一声清脆的碎裂声,让围观的人们瞬间失声。

阿牛夹了夹双脚,打了个冷颤,太狠了。李旦自己虽然对皇帝将高阳赐婚给自己有所抵触,但在没有退婚成功之前仍是自己的未婚妻,想亵渎高阳,不管有没有成功,都不可能放过这个家伙,那要做好蛋碎的准备的。

李旦示意护卫们将这些人都弄走,整理了心情,转身向长乐与高阳走去。“长孙淹见过嫂嫂,见过高阳公主。”

长乐直到这时才回过神来,望着眼前的表弟,有点不敢致信与目瞪口呆,还有点被李旦叫做嫂子的羞意。主要是李旦处理王公子的时候太果断残忍了,甚至那碎裂的声音,长乐也听到了,感觉好像自己表弟已经变了,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了。

高阳可没这个感觉,望着眼前的李旦,眼中直冒金光。刚才李旦的做法,在高阳眼中崇拜不已,尤其是那套组合拳,打得人离地一米的帅气,都让高阳心动不已。

最新小说: 云花册 从海贼开始游荡诸天的幽灵船 我只能和S级女神谈恋爱 活在崩坏世界 北虞侯 大唐小闲王 猎户家有美娇娘 大魏最强驸马爷 袁阀 那位大佬她穿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