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之文豪驸马 > 第一卷 第二十章 中秋

第一卷 第二十章 中秋(1 / 1)

第一卷第二十章中秋

一晃眼,今天就是中秋佳节了,李旦算了算,距今两年有多了,自己已经迈入了十三岁,重回青春年少的日子,李旦一直有些不习惯,尽管这是自己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最喜欢的唐朝,但今天的李旦却觉得总也高兴不起来。

压在李旦心头的不只是一件事,俗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但姐姐哥哥父亲母亲们李旦算是见不到了,那个最可爱的家却再也回不去了,这种情感在这个仿若隔世的大唐显得是多么的多余地。虽然这世的父亲母亲虽然对他李旦不算不错,但那只是身体的,却不是灵魂上那种李旦能感觉到的那种契合,总让李旦觉得陌生。

看着街道上来往的人流,李旦却总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局外人,看着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世界,心里泛起一阵孤独的感觉,就像举目无亲般的彷徨与无奈,也像是站在人流拥挤的街道上,自己孤单的站在那里,看这眼前滑过的一切,却又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

曾经的李旦,也曾像很多人一样,总幻想着自己能穿越到一个灿烂的时代,过出传奇的人生,但现在的李旦,却是把穿越当做一件永远不能说的秘密,说不出口,也不知道怎么说,也许说出来还可能被人当成神经病了吧。再灿烂的时代,也比不上前世李旦所经历的世界,人们虽然世故,还带着点冷漠,但因为那里有自己的亲人,自己的朋友,想找人倾诉了或者受委屈了,就能约上三两个朋友或者发小什么的,整点小酒,欢乐的又过了一晚,多好。

累了,回到那个湖北乡村的老家,叫上一声“爸妈,我回来了。”爸妈就会给自己做李旦最爱吃的西红柿炒鸡蛋,红烧肉这些,慈祥的让我快吃,看把我儿瘦的。但现在李旦却早就叫不出来了,不知道向谁叫,求谁宠,甚至连自己曾经在前世惟一带标识性的名字---李旦,都叫不口,不知不觉间李旦自己已泪流满面。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可能是最贴进现在李旦最真实的心情写照了。李旦望着自己刚写出来的这首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无语凝噎,王维可能还可以去找他的兄弟,或者去故地走一圈,见不到兄弟,可能还有故地可以重游,不像李旦,想要重游都没地方,那个地方后世叫做家的地方可能还是原生态山林,阡陌交错的场景只可能在梦中见到了,但李旦仍旧想去。忽然间,李旦将纸扔向了点燃的火盆,就像是对前世一切的祭奠。

算了,不想了,天快黑了,今天还要去皇宫过中秋呢,苹儿都在叫了。

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李旦用冷水给自己洗了把脸,努力掩盖自己哭红过的眼睛,走出书房,面对苹儿对李旦仍显红的眼睛好奇的眼神,李旦掩盖似的瞪了一眼,转头离开了自己住着的小院。

马车的车轱辘声在石板大街上绽放出清脆的回响声,李旦坐在铺着厚厚垫子的马车里,随着前面长孙无忌和高氏的车向着皇宫行进。

可能是李世民觉得经过自己一年多的控制,现在大唐的局面已经让自己的皇位稳固了下来,息王余党对自己已没有了致命威胁,李世民想展示出自己亲民的一面,于是在中秋的这晚宣布将与民同乐,解除宵禁,彻夜狂欢。

李旦对于李世民自认为的一些举动都嗤之以鼻,但却不敢说出来,他是皇帝,他高兴就好,今夜我就当是个看戏的,不要自己演就行。

李世民站在承天门城楼着里,看着天黑后长安城坊市中渐渐亮起的星星点点的灯火,有种俯瞰众生的意气风发,原本李世民自己只想做自己的秦王,当看到自己膝前的李承乾与跟在自己身旁的观音婢,为自己家人谋一条生路的李世民,奋起而导演出一出玄武门的血性烟火,那是血与火的世界,当李建成与李无吉在自己面前倒在血泊中,李世民知道自己就已经赢了。

虽然自己杀死自己的亲哥哥与亲弟弟让李世民偶尔想起来,面目不禁一阵抽搐,也曾黯然神伤,但自己并不后悔,最起码自己当上皇帝以来,励精图治,现在大唐已呈现出蒸蒸日上的气象,又有贞观稻的现世,人们再无饥饿之忧,也算对得起死去的大哥了。这一切也许只是李世民自己的想当然的假想而已,但谁叫他是李世民呢。

李世民端着酒,望着天空的那轮十五圆月,举杯敬天,再敬地,将酒洒入大地。回过身,望着自己身后的众多朝中大臣,吼道:“联自己晋阳起兵,从未想过真的问鼎天下,这是那些死去的袍泽,是在这里站着的众位爱卿,是天下万万子民与天斗与人斗出来的,联最想说的一句,说出来与诸君共勉,荀子云: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君以此思危,则危将焉而不至矣?众位大臣及众将士在天之灵,君与我共勉之,饮胜。”李世民说罢持杯一饮而尽。

众大臣哄然齐贺道,“为大唐贺,为天下贺,为陛下贺,饮胜。”兼举杯尽饮杯中酒。

李旦不由得有些目瞪口呆,“千古一帝”唐太宗李世民最有名也最为后世所称颂的话,被李世在这里城门楼上说出来,让李旦有点见证历史的激动。

李旦站在人群中,仰头望着天上圆月,心中原先的那股伤怀又涌上了心头,顺手乘父亲与朝中在臣攀谈的时机将一杯酒拿到了手中,仰头一饮而尽,因喝得太急,眼泪与鼻涕都下来了,把李旦咳得差点要了老命,脸上也窜出一抹腮红,李旦用了好久才缓过劲来。

李旦正喘息着,一个人靠了过来,拉了拉李旦的衣袖,李旦努力睁开泪眼,见是李泰,便甩了甩衣袖。李旦擦了擦咳出的眼泪,心中也不由感到有些好笑,前世久经酒精考验的自己,想不到会有一天被一杯低度酒给弄得涕泪齐下,好不狼狈。

李泰见被李旦甩掉抓着的衣袖,鼓鼓嘴,“你偷酒喝。”李旦翻了翻白眼,全当未听见。这家伙不知道都偷喝多少回了,还说我呢。李旦抓起一杯酒,塞进李泰的手里。李泰望着自己手中的酒杯,有点彷然不知所措。

旁边伸出一只手,抢去了李泰酒杯,捏着李泰的耳朵开始顺时针运动,李泰双手抓着那只手不住求饶,“好姐姐,放手,痛。”

长乐松开手,气汹汹的望着李泰与李旦两人。

李旦见是长乐公主,缩了缩脖子,不敢言语。

“好个李旦,自己不学好,还敢教坏我弟弟。都一个个的,还未成年呢,喝什么酒啊。啊?”长乐公主手指了指李旦,又用指头戳了戳李泰的额头。

“你们两个,不准喝酒了,否则让我抓到,我就告诉父皇与舅舅,让你们好看。”李旦和李泰忙不适的点头不止。

李旦虽然不怕自己父亲长孙无忌,长孙无忌平时也不会管他们这么多,但李旦怕母亲高氏的唠叨,那叫一个痛苦,李旦理验过一次之后就再也不想惹到高氏那儿去了。

长乐见两人低着头不说话,再次叮嘱了一句,就回去母后那边去了,自己还没有去拜会舅妈呢,毕意是自己今后的婆婆,来了就要去请下安的。

李泰见长乐走远,怒目看向李旦,就是这个家伙塞了杯酒到我手上,害得自己被姐姐数落了一顿,还不知道会不会告诉母亲或者父皇呢,到时候又要被批斗。

“表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这是在害我啊。到时候被母后知道了,又要被教训了。你也太坏了。”

李旦对李泰的指责选择无视,“你又不是没有偷喝过酒,再说了,我哪知道表姐会来这里啊,反正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还怕表姐你告诉我父母亲呢。”

李泰见被李旦无视,无奈的用手指着李旦说不出话来,最后,也只好无奈的放弃。李泰自己都不知道被李旦坑过多少次了,反正也习惯了。

“唉,大才子表哥,月亮上有没有嫦娥啊,有没有月桂树啊,跟我讲讲。”

李泰拉着李旦让他给自己说说月亮上的故事。李旦无语的望着李泰,还真是个小孩子啊,还相信这个,李旦也不好打破李泰的幻想,而是将嫦娥奔月的故事讲给了李泰听,李泰听得手舞足蹈,兴奋不已。

拉着李旦,要他讲后面的,李旦被缠得无法,只好又接着从中间摘了一点西游记的内容讲给了李泰听,还就嫦娥说了一首名字就叫做嫦娥的诗,“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喜好文学的李泰口中复述着这个故事,沉迷得不可自拔。

注:在这里向读者更正一个之前写的BUG,李泰贞观二年应该是九岁,比我们主角李旦小,所以这里做个更正。另外,今天起我已结束了国庆假期上班了,每天更新得会晚一点,勿怪。

最新小说: 我太喜欢雕琢天才了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除妖 带着虎符当太子 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 我的王妃将军 嫡女谋爱之夫人三思 开局在大唐迎娶长乐 我叫余则成 目标700米 开局八百海贼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