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1 / 1)

所以大家就把注意力放到楚风身上,远的看不清楚,近的一看,好家伙!脸上肿了一块,肿块中间多了一小块伤疤,像是给发簪刺的。

他皮肤好脸如冠玉,瞧着还挺吓人的!难怪要从后门绕过来了,要从大门进来,自然大家全看到了。

李雍和乌雅坐在皇帝左下首。

看到二人绕过来,乌雅收回偷窥蓝少卿的目光,怨恨地盯着石青桐。要不是她把自己扔进二皇子的怀里,这位蓝将军出身候门,又是皇帝姑姑的孙子,其实自己是可以选他为驸马的。

等皇帝免了二人的礼,立马站起来拱手道:“大庆陛下!前天我约石青桐、石将军比赛看谁打的猎物多,没想到她对我不理不睬也罢了,还纵容她的奴仆对我无礼。

我一气之下,想出手教训一下那个大胆奴才,石将军竟然动手当街将我从马背上扔出去。贵国臣子如此羞辱我堂堂西陇公主,是想挑起两国战端吗?如若不是还请您为我主持公道。”

石青桐把西陇公主扔进二皇子怀里的事,不到半日就全城皆知了。皇帝自然也知道,脸色一沉,“石将军可有此事?”

石青桐睨了乌雅公主一眼,淡淡地道:“启奏陛下!当时臣奉旨带楚大人面圣,乌雅公主看到臣的马车经过纵马拦车。臣尚在禁言中自然不便回答她。

所谓的无礼,就是臣的长随请她让一下道。她不但不让,还挥鞭打陛下您赐给臣的长随。臣乃大庆的将军,陛下您的亲卫,岂能容她一个异国公主如此欺辱?”

乌雅公主傻了眼,她不知道财宝是皇帝赏给石青桐的。

一旁的穆飞站了起不,拱手道:“大庆陛下!我国公主自小娇生惯养,我们皇上一向对她宠爱有加,不免有些娇气!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石将军与我们公主不一样……”

他轻蔑地瞥了石青桐一眼,“……她出身寒门,自底层摸爬滚打上来。最是应该清楚尊卑有别,纵使禁言难道不可以露个面吗?我国公主教训她的长随即使不妥,她拦下便是!却对我国公主动粗,如若大庆陛下不处罚此人,恐怕难以向吾皇交代吧?”

百官齐齐保持沉默,你们西陇使者得罪也就得罪了,事后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他们可走不了!要是出面指责西陇公主,明显错的是己方,只会让矛盾更激烈。

皇帝脸色阴晴不定地瞪着石青桐,沉声道:“石青桐,你羞辱乌雅公主在前,昨日又擅自强迫铁大将军与你换岗,目无法纪,禁口令未解便张口与人辩驳,藐视君威!视朕意如同无物!你可知罪?”

石青桐:“……”一脸的“陛下咱们不是已经和好了吗?”的表情!

楚风醉了!陛下你要不要这样啊?每次都拿青桐来作幌子来磨刀!

那边蓝少卿的脸色也十分难看,往前一步便想替石青桐求情。贾青天冲他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使眼色!蓝少卿只得先按捺着。

“哑巴了?还是无话可说?”皇帝冷声道。

石青桐连忙拱手,解释道:“陛下,我、臣没有羞辱乌雅公主,我看她和二殿下郎有情妾有意的,这不顺手帮他们一把吗?没有谢媒礼也罢了,还罚我?天理何在?”

众人一阵风中凌乱!

皇帝差点绷不住笑出来,憋着气瞪大了眼睛:“嗯?”

石青桐缩了缩脖子,继续解释道:“臣、臣也没有擅自强迫铁大将军跟我换岗,那是臣求来的,求的,真的。铁大将军他、他没办法,他欠我人情……”

底下楚国公和赵王等人掩脸!

铁大将军:“……”面对众人揶揄的目光,好不尴尬!

“我、臣也没藐视君威,什么是藐视?是瞪大眼睛跟猫一样看陛下???”

百官忍不忍得住?蓝少卿不知道,但他忍得好辛苦,把脸扭到一边憋着气不敢放松,怕笑场。

楚风:“……”

“还有,那啥?视陛下如无物,陛下这么大一个,能视为无物吗?臣眼神好着呢!老好啦……”说完委屈地看着皇帝。

皇帝生怕再让她说下去,自己真的会忍笑成内伤,喝道:“滚到临渊崖去思过。没有朕的命令不得回来。”

临渊崖在围场东面是围场最高的地方,下方是深渊。这时已经是晚秋九月中旬了,往那里站上一刻钟,山风就能把人吹到全身冷僵。更何况那里还有猛兽出没。

西陇使者团来之前已经详查过围场的情况了,这时听到皇帝居然罚她到那里思过,没有他的命令不能回来。今晚宫宴少说也会到亥时才会结束,现在酉时末,即使石青桐在那里站一个时辰,也够呛的了。

西陇使者们不由得大感意外!这个惩罚虽然不算很重,但对于预计,皇帝只会让石青桐跟乌雅公主不痛不痒的道个歉的他们来说,已经是超出期望了,一时间都没有质疑皇帝的处罚。

石青桐气愤地瞪了皇帝一眼,拱手道:“遵命!”转身朝大殿外走出去。

“慢着!”乌雅公主突然叫停石青桐,“石将军此去临渊崖思过,依本公主看,恐怕明天无法如期与本公主比赛打猎了。不如我们换个法子,现在就比赛,比赛完了石将军再去思过?”

石青桐转身,好想说,老子有答应和你比赛吗?但看到脸色阴沉的皇帝,她还是咕嘟一下把话咽回去。拱手道:“公主请说!”

乌雅公主眼睛转了转,说道:“就我们两个人赛不得请人帮助,你敢吗?”她想过了的,武赛肯定赢不了她!这家伙没读过什么书,字分开能认出来,堆在一起就搞不懂是什么意思。所以决定来个文赛。

石青桐目光不善地看着她:“乌雅公主要比赛也行,你出一个题目,我也出一个题目这才公平。”打定了主意,这货要是敢和她赛绣花,她就让她一苇渡江,哼!

“可以,不过彼此出的题目都必须是差不多的。比如我提的是赛乐律,你的就得是六艺中的一种。”

最新小说: 许君不知情深浅云苏许洲远 慕浅墨景琛_ 重生八零锦绣盛婚姜筱孟昔年 女主角叶北北 似他如玉生烟苏严礼傅清也 终极兵神陈阳苏嫣然 摄政王妃有点狂叶初云魏逸风 妖孽修真弃少叶辰顾梦瑶 我的战神女婿肖晨姜萌 银河男团育成计划